《冷酷將軍的刁蠻妻》(完整版)(全文在線閱讀)

2020-01-14 20:02:56

$【獨家小說】熱門推薦《冷酷將軍的刁蠻妻》最新章節_無彈窗全文免費觀看!txt電子書免費下載,全章節小說!

▲全章節【高清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貼網盤+限時免費】小說

首發來自【梨子書樓】微信公眾號,回復書號: 【373】 ,搶先免費看正版內容!

今天小編和大家分享小說的精彩內容:

這邊,他們因為這些暗器而心生震動,而臨郢關將軍府中,衛若衣也沒閑著。

她命人準備了筆墨紙硯,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寫寫畫畫,熬了足足一個晚上,才終于長長地打了個哈欠。

雖然身體有些疲累,可是她整個人的精神卻很是亢奮。

衛若衣把自己寫好的東西細細地卷了起來,用油皮紙包得嚴嚴實實的,塞進了一根小竹筒里,然后,對著窗外吹起了一聲口哨。

她有些緊張,原本只是試一試,卻沒想到,那道黑影當真似一陣風似的直沖而下,落到了她的臂上。

衛若衣輕撫它的腦袋,“云端,謝謝你還認得我。”

云端歪著腦袋“呱”了一聲,算是回應。

怕被人聽見,衛若衣趕忙把小竹筒牢牢綁在它的腿上,然后拍了拍它的肩,在它耳邊吩咐,“去,把它交給厲衡。不要告訴別人是我給你的,知道嗎?”

她邊說著,一邊往它嘴里塞事先準備好的肉干。

海東青飛快把肉干啄掉,然后“呱”了一聲,然后一瞬沖入黑暗,消失了去。

衛若衣看著漆黑的夜空,長長地舒了一口氣。

云端送去的,除了一封信,還有一張圖,那封信所寫,那張圖所畫對初見之人而言可謂匪夷所思。

因為她所書,是能令雪團燃火之法,而需要用到的,只有特定造型的銅皮桶,還有臨郢山下被所有人當做廢物的廢油。

特定造型的銅皮桶,按照特定的方法,廢油加入其中蒸燒,得出來的清澈的油,撒在雪地上,一片雪地都能燃起來,哪怕雪團變成了水,那灘水也能熊熊燃燒不止。

前世,師父把它稱之為“鬼火”,她之所以能知道得這般詳細,也全都因為師父。

有這“鬼火”在手,即便是韃子膽敢來犯,即便厲玨和主力軍不在,卻也不會讓他們像前世那般,輕易大開殺戮,險些屠城。

衛若衣幾乎不敢去想前世那慘烈的情形,既然,她今生回來了,她便要竭盡所能,替厲玨好好地把這臨郢關守住,叫那些蠻夷韃子,再不敢來犯!

因為昨天自己在城門前那堪稱驚世駭俗的壯舉,原本就不待見她的折枝覺得她玷污了她的好將軍,對她就更不待見了。

聽雪對她倒是依舊恭敬,但是歸根結底,也都是浮于表面的表面功夫罷了,不管怎么說,她的身份還擺在這里。

衛若衣也不在乎她們對自己的態度,日久見人心,她們終歸會對她信服。

春桃那丫頭,根本就不是個安分的,見天兒的到處溜達躲懶,衛若衣剛好不想讓她在自己跟前晃悠礙眼,索性就更放縱她,她見衛若衣這樣,更是沒有半分丫鬟的自覺,索性放開了玩忽職守。

衛若衣腦中一遍遍搜尋前世的記憶,醞釀計劃,一邊也在想著,厲衡看到云端送去的信,不知會作何反應。

事關重大,他們不會置之不理,但是也正因為事關重大,所以他們才會更加慎重,不會輕易相信,勢必會親自查證。

總之,厲衡不會無所作為,他只要有所作為,一切便都好辦。

只是,她卻不想被這般束手束腳難以成事,但她的身份尷尬,厲玨的人不信任她,她沒有立場,沒有身份光明正大地去做很多事。

她究竟該怎么辦?該怎么把自己知道的傳遞出去呢?

而這時,她的腦中忽而閃過了一個人。

當天晚上,衛若衣換了一身便衣,趁月黑風高之時,躲過了侍女,悄悄地溜出將軍府,輕身一躍朝著奴隸營方向而去。

奴隸營中關著她想要的一個人,這個人,大有用處。

衛若衣來得巧,剛巧碰上護衛換班防守最為薄弱的時候,衛若衣聲東擊西,把守衛引來,然后趁機溜了進去。

潮濕黑暗的奴隸營透著一股森冷的寒氣,迷藥吹入,原本的有些異樣聲響盡數變成沉沉鼾聲。

衛若衣湊近那些渾身臟污之人,掰過他們的臉一一查看。

忽地周身出現殺氣,衛若衣側身敏捷一閃,躲過來人一計手刀。

“誰?”低沉而沙啞的聲音在耳旁響起,衛若衣只覺一陣冷意從腳底涌上頭頂,然后一招招凌厲招數朝她襲來。

衛若衣前世武功超群,今生卻終究輸在了這副身子上,剛交鋒幾次便力有不逮。

“文卿。”衛若衣下意識喊了一聲,凌厲襲擊驟停,果然是他。

“你是誰?”粗嘎的聲音再次傳來。

衛若衣不答反道,“做筆交易。我帶你離開這里,幫你殺了韃子首領騰施日勒,而這段時間,你為我所用,替我辦事,如何?”

漆黑之中,衛若衣能看到文卿那雙湛藍的眸子微微收縮,緊盯著衛若衣,那是獵豹緊盯著獵物的眼神。

衛若衣迎著他的視線,眼神中滿是不畏,“我既然敢開口做出這樣的承諾,便是心有成算,若是我做不到,你到時候再殺了我也不遲。”

文卿眸色幽沉,半晌,他才收回自己逼視的目光,聲音比方才更冷,“記住你的承諾。若你敢食言,形如此鼠!”

只見角落里,正偷食的老鼠吱地一聲倒地,沒了聲音。

離開了奴隸營,衛若衣直接扔給他一瓶藥,“凝血丸,對你的傷大有益處。”

這是她在將軍府藥房里順來的。

方才交手時她便已經嗅到了文卿身上濃郁的血腥味,這也就是文卿會被困在這里的原因,但衛若衣知道,他被困在此處,也不過是暫時罷了,就算沒有她,他也能輕易離開。

文卿接過那瓶藥,湛藍的眼眸頓時又更幽深了幾分。

“現在你便需替我辦件事,替我到幾戶人家偷些東西。”衛若衣說完,又看了他一眼,語氣略帶懷疑,“你現在,行嗎?”

那略帶懷疑的語氣果然引得文卿一聲傲然冷哼,“哪些人家。”

衛若衣微不可查地勾了勾唇角,語氣平淡道:“兵馬指揮司張庭生,千夫長林浩,參將何瀟天。”

“偷什么?”

衛若衣吐出兩個字,“偷信。”

前一世,那幾人便是朝廷的眼線,與朝有書信來往,一直在為朝廷偷偷匯報厲家軍的情況。

厲家軍被朝廷所忌憚,后來幾次被朝廷設計中傷,其中便與他們脫不開干系,厲家落難之時,他們卻是節節高升。

這一世,她既有機會重來,便斷不會讓這樣的蛀蟲再有可趁之機。

文卿根本沒有遲疑,只留下一句話,“明晚這個時辰,在這里拿信。”

說著,那道黑影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
首發來自【梨子書樓】微信公眾號,回復書號: 【373】 ,搶先免費看正版內容!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關于我們

船營信息港是領先的新聞資訊平臺,匯集美食文化、房產家居、熱點新聞、綜藝娛樂、投資理財、商旅生涯、等多方面權威信息

版權信息

船營信息港版權所有,未經允許不可復制本站鏡像,本站文章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郵件舉報!

国外幸运28平台